日照市世界语协会

知识荟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知识荟萃
世界语简明语法
作者: 发布于:2015-1-8 15:09:03 点击量:

世界语的创始人柴门霍夫博士为世界语拟定了十六条基本规则:

  1、 每一个词读写一致

  世界语共有二十八个字母,每一个字母都只有一个固定的发音,而且在词汇中,每一个字母都必须发音,这就保证了词的读写一致的原则。

  如:Esperanto 读作 es——pe——ran——to

  2、 单词的重音永远在倒数第二个音节上。

  如:espero (希望) 重音在pe 上;Esperanto(世界语)重音在ra 上;esperantisto (世界语者)重音在 ti 上。

  3、 没有不定冠词,只有定冠词 la ,可用于所有的性、数、格。

  不定冠词在自然语言中往往是一个多余的词,没有不定冠词,并不会影响意义的表达,因而世界语无不定冠词。

  如:Ĝi estas libro , la libro estas interesa .(它是一本书,那书是有趣的)

  4、名词词尾为 - o , 复数形式加词尾 -j .格只有两种:主格和宾格。宾格由主格加 -n 构成。其它格借助介词来表示。

  世界语中,词汇的词性变化是通过词尾的语法词尾字母来转换的。也就是说,改变一个词尾的字母,就可以改变词汇的词性。名词的词尾为o.名词的复数是在名词词尾后再加一个字母 j.名词的宾格是在名词词尾后再加一个字母n .

  如:libro 一本书

  Mi havas libron. 我有一本书。(libro 用宾格)

  libroj 书(两本以上)

  Mi havas multajn librojn.我有许多的书(libro 用复数的宾格)

  5、名词和定冠词末尾的元音字母可以省略,用省略号表示。

  在世界语的诗歌中常常有这种情况,如 l' esper'= la espero

  6、形容词以-a 结尾。它的格和数与名词同。比较级用pli 和连接词 ol 构成,最高级用plej .

  同名词一样,改变一个词尾的字母,就可以改变词汇的词性。形容词的词尾为a.形容词的复数是也是在形容词词尾后再加一个字母 j.形容词的宾格是在形容词词尾后再加一个字母n .

  如:Mi havas multajn interesajn librojn .我有许多有趣的书。

  multa (多) interesa (有趣) 均用了复数的宾格形式,与所修饰的名词 libro (书)在数和格上一致。

  7、人称代词mi、vi、li、ŝi、ĝi、ni、vi、ili 加形容词词尾(-a)后即构成物主代词。数、格的变化与名词同。

  如:mia libro 我的一本书

  viaj libroj 你的书(复数)

  liajn librojn 他的书(复数宾格)

  8、副词词尾为-e , 各比较级与形容词同。

  同名词、形容词一样,改变一个词尾的字母,就可以改变词汇的词性。副词的词尾为e .

  如 :amiko 朋友(名词)

  amika 友好的(形容词)

  amike 友好地(副词)

  9、基数词(没有词尾变化)是:unu、 du、 tri、 kvar、 kvin、 ses、 sep、 ok、 naû、 dek、 cent(百)、 mil (千)。几十和几百由数词简单连合构成。序数词加形容词词尾,倍数加后缀-obl-,分数加后缀-on,集合数词加-op-,介词po表示"每……(若干)".此外,数词也可以有名词和副词形式。

  基数词 dudek 20   tricent 300     kvarmil 4000

  mil naûcent nadek ok 1998

  序数词 unu 1   unua 第一

  dudek kvin 25  dudek-kvina 第二十五Z

  倍数  du 2  duoblo 两倍

  分数  duono 二分之一

  du trionoj 三分之二

  集合数 triope 三个一组地

  10、用其它否定词的时候,就不再用ne .

  世界语句子中表示否定含义时通常是在动词前面插入ne(不)来组成。如果有其它否定词存在,自然无须再用ne了。

  如:Mi havas novan domon . 我有一座新房子。

  Mi ne havas novan domon . 我没有新房子。

  Mi neniam havas domon . 我从没有过房子。 (neniam 永不、无时)

  11、动词没有人称和数的变化。动词的各种形式:现在时用词尾-as;过去时用词尾-is;将来时用词尾-os;假定式用词尾-us;命令式用词尾-u;不定式用词尾-i.分词(有形容词或副词的意思):主动现在时-ant-;主动过去时-int-;主动将来时-ont-;被动现在时-at-;被动过去时-it-;被动将来时-ot-;被动式的各种形式都用动词esti的相应形式和所需要的动词的被动分词构成,被动式句子的主体之前所用的介词是de.

  在一些自然语言中,动词需随主语人称和数的变化而变化,产生了十分复杂的变化。在世界语中从既必要又简明的原则考虑,删除了这种变化关系。同时又保留了各种时态、语态的动词十分规范的变化形式,使得其语言表达十分丰富、精确。

  以动词legi(阅读)为例,下面给出了动词的各种时态语态变化形式:

  主动语态简单式

  现在时 legas

  过去时 legis

  将来时 legos

  假定式 legus

  命令式 legu

  主动语态复合式

  时态            进行                完成                   未完成

  现在         estas leganta       estas leginta           estas legonta

  过去        estis leganta        estis leginta             estis legonta

  将来时       estos leganta       estos leginta           estos legonta

  假定式       estus leganta       estus leginta           estus legonta

  命令式        stu leganta         estu leginta            estu legonta

  被动语态复合式

  时态            进行                   完成                  未完成

  现在          estas legata        estas legita          estas legota

  过去          estis legata        estis legita            estis legota

  将来时         estos legata       estos legita          estos legota

  假定式         estus legata       estus legita          estus legota

  命令式      estu legata         estu legita            estu legota

  12、介词要求主格。

  宾格一般只用于及物动词所指对象,介词不要求宾格。

  如:LI sendis libron al mi . 他把一本书送给了我。(而不写作 al min)

  13、表示方向时,词末加宾格词尾(-n)。

  世界语中宾格词尾-n的另一个重要用法是表示动作方向。

  14、每一个介词都有一个确定不变的意义,但是如果我们需要一个介词而从意义上看不出应该用哪一个,那时我们就用没有独立意义的介词je ,也可以用没有介词的宾格来代替。

  "一个确定不变的意义"使得使用者不会因介词而产生歧义,同时又提供了无确定意义的介词je,使得应用时又有了相当的灵活性。

  15、合成词由词的简单连合而成(主要词放在后面);语法词尾也被看作独立的词。

  16、所谓外来语,即大多数语言取自同一来源的词,在世界语里不加变化地应用,只需照世界语拼写法书写;但如由一个词根派生几个不同的词时,最好只不加变化地采用那个基本词,并由此按照世界语的规则构造出其它的词来。

  世界语的词汇是来自于国际通用化的基本词根,再加上一些规范的前缀和后缀词所构成的。这一特性决定了世界语是在人类自然语言的基础上创造的一种规范的国际人造辅助语言。随着时代的发展,各种自然的民族语言也会发展,在此同时,世界语以自然语言为基础,也在不断发展中,同样是始终充满着活力。

 

原形都是以-i结尾的:

doni=给 havi=有

scii=知道 ridi=笑

现在时态以-as结尾:

donas havas

scias ridas

过去时态以-is结尾:

donis havis

sciis ridis

将来时态以-os结尾:

donos havos

scios   ridos

世界语所有名词都是以为-O结尾的:

amiko=朋友   arbo=树   birdo=鸟   homo=人

hundo=狗     libro=书   kato=猫 urbo=城市

(复数全部是在结尾加-j)

例如:amikoj=朋友们

世界语的宾语都是以-n结尾的:

amiko->amikon   arbo->arbon   homo->homon

例句:

狗爱猫.=La hondo amas la katon.

狗爱猫.=La katon amas la hundo.

猫爱狗.=La kato amas la hundon.

猫爱狗.=La hundon amas la kato.

世界语所有的形容词都是以-a结尾的:

alta=高  bela=漂亮 longa=长 nova=新 varma=温暖

世界语所有的副词都是以-e结尾的:

bele=漂亮地 bone=好地 felice=容易地

前缀-mal时表示相反的意思:

malbela=丑  malbona=坏 malfelica=困难

 Aa(啊)
 Bb(播)
 Cc(搓)
 Ĉĉ(气我)
 Dd(多)
 Ee(诶)
 Ff(佛)
 Gg(郭)
 Ĝĝ(搅我)
 Hh(火)
 Ĥĥ(呼我)
 Ii(衣)
 Jj(衣游)
 Ĵĵ(若)
 Kk(扩)
 Ll(罗)
 Mm(没)
 Nn(挪)
 Oo(怄)
 Pp(破)
 Rr(弱)
 Ss(梭)
 Ŝŝ(学我)
 Tt(托)
 Uu(呜)
 Ŭŭ(无我)
 Vv(扶我)
 Zz(坐)

  klaki - 点击
  babilejo - 聊天室
  babili - 聊天
  ekrano - 屏幕
  fenestro - 窗口
  retumilo - 浏览器
  kaŝnomo - 昵称
  komputilo - 电脑
  ligilo - 链接
  Linukso - Linux(系统)
  Makintoŝo - Makintosh(系统)
  tujmesaĝilo - 即时简讯
  paĝaro - 网站
  reto - 网络
  retadreso - 网址
  retpaĝo - 网页
  retpoŝto - 电子邮件
  servilo - 服务器
  Unikso - Unix
  uzantnomo - 用户名
  pasvorto - 密码
  vikio - Wiki(资料库系统)
  Vindozo - Windows
  dosiero - 文档
  dosierujo - 文件夹
  elŝuti - 下载
  alŝuti - 上传
  ensaluti - 登陆
  elsaluti - 退出
  konektiĝi - 连线
  malkonektiĝi - 脱线

世界语之歌:La Espero(希望)
   --L. L. Zamenhof
  
  En la mondon venis nova sento,
  tra la mondo iras forta voko;
  per flugiloj de facila vento
  nun de loko flugu ĝi al loko.
  Ne al glavo sangon soifanta
  ĝi la homan tiras familion:
  Al la mond' eterne militanta
  Ĝi promesas Sanktan harmonion.
  
  Sub la sankta signo de l'Espero,
  kolektiĝas pacaj batalantoj,
  kaj rapide kreskas la afero
  per laboro de la Esperantoj.
  Forte staras muroj de miljaroj
  inter la popoloj divititaj,
  Sed dissaltos la obstinaj baroj
  per la Sankta Amo disbatitaj.
  
  Sur neuxtrala lingva fundamento,
  komprenante unu la alian
  la popoloj faros en konsento
  unu grandan rondon familian.
  Nia diligenta kolegaro
  en laboro paca ne laciĝos,
  Ĝis la bela sonĝo de l'Homaro
  por eterna ben' efektiviĝos.

世界语作者路多维格·拉沙尔·柴门霍夫〔Ludovik Lazaro Zamenlof)1859年12月15日生于波兰的比亚利托克城。父亲是该城的一名中学教师。
  
  早在柴门霍夫的童年时代,国际语理想就在他头脑里产生了,他为这一理想献出了毕生的心血。正如他本人在致波洛夫克的那封着名的信中所说:“在比亚利斯托克,居民由四种不同的成分构成:
  
  俄罗斯人、波兰人,日尔曼人和犹太人。每种人都讲着各自的语言,相互关系不友好。在这样的城里,具有敏感天性的人更易感受到语言的隔阂带来的极大不幸,每到一处他都会得出结论,语言的分歧是使人类大家庭破裂、分化成敌对阵营的唯一原因,或至少是主要原因。是大家把我培养成了一个理想主义者,是大家教我认识到所有的人都是亲兄弟。然而,在大街上,在庭院里,到处都让我感到,真正含义的人是不存在的,只有俄罗斯人、波兰人、日尔曼人,犹太人等等。这种认识时时刻刻强烈地折磨着我那颗童心,虽然许多人大概对这种小孩子的‘为世界而痛苦’会付之一芙。因为,当时在我看来,'大人们'才拥有一种无所不能的力量,所以我反复对自己说,待我长大成人,就一定要消除这一灾难 ”。
  
  他早已认定,要达到这一目的,古代和现代的语言都是不适用的。于是,他开始朦朦胧胧地憧憬着用一种新的人造的语言。后来,他进了华沙一所第一流的中学,其间对这种语言进行了各种尝试,臆造出了大量复杂的名词变格和动词变位等形式。“人类语言的语法形式多得漫无边际,大部头的词典,包罗成千上万的词汇,这些东西把我给吓住了。面对这样一部复杂而庞大的机器,我不只一次地告诫自己:丢掉这些幻想吧!这件工作是人力所及的。”
  
  但是,当他学习了语法结构简单的英语(在学习德语,法语、拉丁语和希腊语之后),注意到俄语后缀的作用之后,他的语法系统和那庞然大物般的词典在眼前骤然开始缩小了。他兴高采烈地叫了起来:“问题解决啦!”
  
  “1878年这门语言基本上准备就绪,尽管当时的‘通用语(lingwe uniwer ala)’和今天的世界语( Esperanto)之间还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我将此事告诉了我的同伴们(我当时读中学八年级)。1878年12月5日我们大家一起庄严地举行了这种语言的诞生仪式,仪式上就讲这种新的语言。我们满怀激情唱起了颂歌,歌词的开头一段是这样的:
   Malamikete de las nacjes
   Kado', kad', jam temp', esta' !
   La tot' homoze in familje
   Konunigare so deba' .
   (快消失,消失吧,各民族间的仇恨!
   现在已经是时候。
   全人类要团结一致,
   友爱和睦亲如一家人。)”
  
  但柴氏年纪尚轻,还不能公布他的着作。不久之后他中学毕业,又先后在莫斯科和华沙学医。中学时代的伙伴们不久也撇开了这个“乌托邦”。父亲为儿子的健康担扰,他要儿子亲口许诺:在大学念书期间将不再乾这件事。
  
  1885年,他读完了大学。取得了文凭并开业行医。这时他又考虑到要将这门语言公诸于众,这期间他曾对它反复加工,不断完善,他用新语言翻译和写作了大量作品使之应用于实际需要;“广泛的试验表明,理论上看来完全站得住脚的东西,实践中还不成熟。我还得大量地削删,替换,修改,甚至从根本上进行改造。在理论上孤立的和短时间的试验使一切都显得那么完好,而词汇与形式,原则与要求却又相互排斥、互相矛盾着。如通用介词 je, 用法灵活的动词meti; 中性的、用法确定的结尾a u1.gif (46 bytes)之类的东西,如果从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钻进我头脑中来的。我原认为是宝贝东西的几种,形式在实际应用中却成了不必要的累赘。譬如说,我就这样舍去了几个不需要的后缀。”最后,“念起来就流畅了,跟有生命力的父母语一样灵便、优雅和自如了。”

  有两年的时间他都在为自己那本新语言的小册子徒劳往返地寻求出版商。最后,在1887年7月,在他未来的岳父好心的帮助下,他才自己出版了这本书: D-ro Esperanto.lingvo internacia。la. Anta u1.gif (46 bytes)parolo kaj plena lernolibro.先是用俄语随后不久又用波兰语、法语、德语和英语出版。“在此之前我的心情十分激动不安,我感到我是处于应做出断然决定的时刻,从我的小册子将出版的那天起,我就将没有开倒车的可能了。我知道什么样的命运正等待着一个其生涯取决于公众的医生,如果他们将他看成一个头脑疯颠。不务正业的家伙的话。我觉得我是在把和我家庭未来的全部安宁与生计押在这张牌上。但是我不能放弃已钻入了我的身体内和血液中的理想啊!我终于破釜沉舟了”。
   这期间他还写过一首美妙的诗:
   Ho, mia kor', ne batu maltrankvile,
   EI mia brusto nun ne saltu for !
   Jam teni min ne povas mi facile,
   Ho, mia kor!
   Ho, mia kor! Post longa laborado,
   u mi ne venkos en decida hor'!
   Sufi e!trankvili u de l' batado,
   Ho, mia kor'!
   (啊,我的心,别惴惴跳动,
   千万不要从我胸中跳出!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呀,
    啊,我的心!
    啊,我的心!在长久的努力后,
    难道我不能在决定的时刻成功! 
   好了吧!请静一静, 
   啊,我的心!)
  
  柴氏不仅把世界语看作一种技术性的语言工具,而且从一开始他就把世界语与各国人民之间相互友好、和平共处的理想联系起来,这就是他后来发展为一整套人类主义的所有内在思想。对于他来说,正是这内在思想才最为重要,才正是他努力奋斗的主要目的,而语言本身却不是。在日内瓦第二届世界语大会(1906年)上他在开幕词中雄辩地阐明了这一点:“如果我们世界语战士主动给予广阔的世界以一种只从实用方面来看待世界语,并只为自己的利益而使用它,自然这并不是给予任何人一种要求我们所有的人把世界语只看作一种实用的东西。我们大概不会讨得那些把世界语只用于对自己实用的事情上的人们欢心,出于这样的担心,我们就不得不从自己的心里去掉世界语主义中最重要、最神圣的那一部分,即世界语事业的主要自标是永远指引着每个世界语战士前进的北斗星。哦不,不,决不能这样!我们绝不随意放弃这种要求。倘若人们要迫使我们第一代世界语战士在行动中回避一切理想的东西,我们将会愤怒地将我们过去为世界语写作的一切撕个粉碎,烧得精光,我们会痛苦将我们毕生从事的工作和事业毁弃,我们将把戴在胸前的绿星抛到九霄云外,我们还会深恶痛绝地叫道:与这种只为商业和实用目的效劳的世界语,我们不共戴天!”
  
  “有朝一日,当世界语成为全人类的财产,并失去其理想的性质时,那时,它将仅仅是作为一门语言,人们已无须为此斗争,只是从中获利了。然而在今天,几乎所有的世界语者还都不是获利者,而只是战斗者。我们十分清楚地意识到:促使我们为世界语而工作的,不是其实用性,而是国际语本身所包含的神圣、伟大而庄严的理想。这一理想-一大家都能充分地感受到--就是所有民族之间的友好和公正。从界语诞生的那个时刻起到现在,这理想都一直伴随着它;当世界语作者还是个小小的孩童时,这理想就激励着他……。”
  
  “如果我情愿在巨大的痛苦和牺牲中,而且不为自己留下一点着作者的权力-一难道我这样做是为了某种实利吗?如果第一代世界语者不仅耐心地忍受了接连不断的讥嘲,而且还作出了很大的牲牺,譬如一位清贫的女教师,她长时经受着饥饿之苦,只为了能省出一点钱来宣传世界语-一难道他们大家这样做是为了某种实利吗?如果常常有人在要离别人间之际,写信对我说,世界语是他们生命行将结束的唯一慰籍-一难道他们这时考虑的是某种实利吗?哦不,不是的!每个人一心想到的只是蕴含在世界语主义中的内在理想;每个人都喜欢世界语,不是由于它使人们的身体相互靠近,甚至也不是由于使人们的头脑接近,正只是由于它使人们的心贴近了。”
  
  在帕利佛(E. Privat)博士那本胶炙人口的书中这样描写了柴门霍夫博士(1905年在布伦第一届世界语大会开幕式上):“这时,敬爱的大师随着主席团走上了主席台。他个头不高,生性怯众,心情很激动,他的前额宽宽的,戴着一付圆边眼镜,胡子有些灰白了。立时,手臂、帽子、手绢在空中挥动飞舞起来,欢呼声长达半小时之久。市长致词后,柴门霍夫站起身来,此刻热情的到会者向他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他是一性位性格非常谦逊的人,所以他并不喜欢世界语界誉称他“大师”的称号,而且从不在世运中接受一官半职。
  
  各国人民之间友好与平等就是他生活的目的。但在其博爱的一生中最后的岁月里,无情的命运却要他亲眼目睹了人民之间最可怕的互相残杀,这就是那场载入史册的血腥的世界大战。他生命之火在隆隆炮声中绝望地熄灭了。1917年4月14日他逝世于华沙。弥留之际,陪伴他的只有几位波兰和一位德国的世界语者,以及一些他作眼科医生经常免费帮助照顾过的人。因战事,边境已经关闭,外国同志无法进入波兰境内。

La Japana Sinbano

 Por la varmega kaj malseka klimato en la somero, la japanoj banas sin ĉiuvespere, eĉ foje tage. Iliaj banejoj estas tre malgrandaj kaj en ili ĉiam estas eta bankuvo aŭ baseneto, foje kun dimensioj 70×70 (sepdek oble sepdek) centimetroj.

 Kompreneble, ilia bankutimo estas iom diversa de nia. En multaj familioj unue oni sapumas la kapon per ŝampuo, post tio oni lavas ĝin sub duŝa akvo aŭ per varma akvo, anticipe verŝita en pelvon. Poste oni trempas kaj sapumas bantukon kaj per ĝi oni frotas la korpon, post kio oni lavas ĝin per pura akvo. Fine a sinbananto trempas sin per kelkaj minutoj en la bankuvon kun varma akvo. La korpon oni viŝas unue per premtordita tuko kaj poste per pli granda seka tuko.

 Ordinare, la membroj de la familio banas sin laŭ hierarkia ordo: patro, filo, patrino, filino.

 Interese estas, ke oni n ŝanĝas por ĉiu sib\nbananto la varman akvon en la bankuvo, porn e konsumi multe da elektroenergio. La hejtadon oni realigas per gaso aŭ Elektra energio. Sammaniere oni ŝparas ankaŭ la akvon mem.

 Ĝenerale, la ŝparemo estas ankaŭ unu el la multaj pozitivaj trajtoj de la japana popolo.

 
 日本人洗澡

 在夏天炎热、潮湿的气候里,日本人每天晚上都洗澡,甚至白天也要洗一次。他们的洗澡间很小,洗澡间里常常有一只澡盆或一个水池,长度和宽度约为70×70厘米。

 当然,他们的洗澡习惯与我们的不同。在许多家庭里,人们是先将液体皂擦在头上,然后再在淋浴水下或用事先倒在盆内的热水冲洗。接着,人们把洗澡毛巾浸湿后打上肥皂,用它擦洗身体,擦完后再用清水冲洗。最后,淋浴者将自己浸泡在热水盆里若干分钟。人们擦干身体先用拧绞过的毛巾,再用比较干的毛巾。

 通常,一个家庭的成员洗澡是按如下顺序进行的:父亲、儿子、母亲、女儿。

 有趣的是,对一个淋浴者来说,为了不消耗大量的电,澡盆里的热水都是不换的。人们都使用煤气或电来热水的。同样,人们也可以将水节省下来。

 一般来讲,节省也是日本人的许多优点之一。




上一篇:世界语的十六条基本语法

下一篇:学世界语Esperanto有啥好的教材